首页 赛事动态 赛事风采 查看内容

【转载】科学网—我和机器人有个约会

2015-11-12 13:48| 发布者: 组委会| 查看: 942| 评论: 0|来自: 科学网

新闻来源:科学网   本报记者:温才妃   新闻源链接:点击跳转   新闻投稿至:robouni@163.com

  最近,一则新华社启用“机器人记者”的新闻,让机器人应用再次回归人们的眼球。说起高校里的机器人,自然离不开校园里频繁的机器人赛事。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吸引着无数学子对机器人大赛兴趣盎然,并让大赛风靡十多年之久呢?走近北科大MEI团队,你也许能找到答案。

第十四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电视大赛中北科大制作的羽球机器人正在比赛



  当记者走进北科大教职工活动中心,音乐机器人正在为来宾们演奏《小星星》,羽球机器人通过摄像头捕捉羽毛球、预判落点前去击打,顽皮的Dota、master机器人发射子弹互相攻击,并没有太多“一技之长”的蜥蜴机器人也展示了它的仿生爬行。


  被人称为“老爷子”的机械工程学院教授、MEI机器人团队指导老师郗安民正笑眯眯地看着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新老队员。他们和机器人有个约会——11月7日,“机器人·未来”机器人大赛团队校友返校活动暨首届MEI机器人技术论坛在北京科技大学举行。无数个“忘不了”的情景,在他们心里回荡。

不将就,要讲究

“你为什么要选择北京科技大学?”

“我高中时在央视上看到机器人大赛(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电视大赛,Robocon),所以选择报考北科大,我一定要参加比赛!”

北科大曾经对本校学生作过一项调查显示,有70%的学生持以上观点——冲着北科大学生在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电视大赛上的不俗表现而报考该校。

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比赛,如此引人入胜呢?

据介绍,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电视大赛是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国内选拔赛,该项赛事是2002年由亚洲广播联合会发起的一项大学生机器人创意与制作大赛,是目前技术综合难度最高的机电类本科生科研项目。

早在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电视大赛开赛的前一年,北京科技大学就成立了MEI机器人团队。在14年的参赛历程中,他们取得了两届冠军、四届亚军、三届季军的好成绩。

“其实,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是战绩辉煌。真正进来了,才知道有多苦。”现任MEI团队副队长、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专业本科生俞杲杰坦言。

按照250个工作日来计算,一年大概有150天都要熬夜。而且,管理十分严格。俞杲杰举例说,MEI队员除了上课之外作息时间是固定的,早上8点半至晚上10点必须待在基地,不遵守就会被要求走人,“每年还真有两三人被开”。

而事实上,他们并不是唯一“受累”的一届队员。相反,这是历届队员传承下来的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一位师兄写程序写到睡着,醒来后发现电脑丢了;一位师姐住院期间仍坚持抱着笔记本电脑修改,成为医院里的励志典范。

曾在日本工作过的郗安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不将就,要讲究”。“日本做什么都是讲究,而国内做什么都是将就,所以国货难以走向国际市场。”因此,每一届公布比赛方案,他都会要求学生重新设计机器人。一做至少12个机器人,真正上场的只有两个。为了场上的几分钟,他和学生付出一年时间去打磨机器人也在所不惜。

“坏成绩也很重要”

说起自家的机器人,俞杲杰充满自豪感。前身为北京钢铁学院的北科大,其学生所做的机器人也是出了名的“稳定到暴躁”,“与其他机器人正面交锋,只有对方倒下的可能,我们的没问题”。

如此的好性能令人称赞。但在赛史上,他们也遭遇过“滑铁卢”。由于预想的对手意外出局,战略战术上的调整又受到当年规则的限定,他们在2005年惜败日本队。而那一年,又恰逢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眼看着队员就要掉眼泪,当时日本队还在场,郗安民下了死命令“谁都不准哭”。“回到休息室,孩子们哭成了一片。”他也大动恻隐之心。

回想起这段灰色经历,MEI的第一届队长、现为北科大高等工程师学院教师的王旭总结为:“坏成绩也很重要。真正的强者不是在顺境中势如破竹,而是在逆境中百折不挠!”

如此这般痛定思痛,才成就了MEI今日的“策略最优、制作最快、产品最精、调试最早、改造最多、心态最好、调研最透、指挥最稳”,而这32字方针也是郗安民对后来几届MEI的要求。

在人们的理解中,技术、调试是准备机器人比赛的难点与重点,但比赛规则的研读、赛前的情报收集一样不可或缺。

现任MEI团队队长、机械工程专业本科生王植给《中国科学报》记者讲了两个故事:“每年暑假比赛规则一出,我们就有专人把握比赛规则,寻找规则中的漏洞与模糊之处,以至于到后来负责此项的队员竟能把一二十页的规则完整背出来。”

比赛前,他们还会派出“信息组”打探对手的实力。为了防止对手获得情报,参赛队通常是大门紧闭。但“如果你逮着机会溜进对方的休息室,对方并不会强行赶人,这是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的一个规矩”。

去年的比赛,老队员、现为自动化专业研究生的孙彪一大早就守在对手的休息室前,一开门就跟着队伍进去,担心一出去就进不来,整整在对手休息室里待了一天,将对手的优点、缺点、结构分析一一记录在册。“通常对方知道你是‘间谍’,也不会使太多好眼色,这比在实验室里搞技术要难得多。”王植说。

“最大的成绩是育人”

其实,架在王植身上的队长头衔,也给他带来了新挑战。“过去只要专攻技术,如今还要懂得管理。”

有一回,电控和机械专业的队员因为专业上的偏见,颇有微词。好脾气的王植私下里找到两个专业的队员了解思路、帮助对方解释,最后促成了两方握手言谈,“在进队前这种场面是不太可能的,搞程序的认为机械是苦累活儿,搞机械的认为控制程序不见实物,而如今他们学会了相互请教”。

“最大的成绩是育人。”郗安民说,大学教育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做人做事的能力,在大学生普遍学习动力不足的情况下,把能吃苦、有志向的学生吸引进来,让他们真刀真枪地做一项工程项目,对他们成长成才很有帮助。

如今,从北科大MEI团队走出的学生已有500多人,分布在互联网公司、银行、国内外高校、研究院、部队等行业。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电视大赛还带动了北科大校内创新创业大赛的开展,挑战杯、智能车赛、节能大赛、创业大赛……越来越多的赛场上出现了北科大学子的身影。

老队员们打心底认可郗安民的教育、为人之道,对他的称呼也由“老爷子”变成了“老爸”。

在郗安民多个“忘不了”的情景中,还有这么一个故事。一名女队员比赛完晕倒在地,一名男队员把她送去了医院,并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后来,他们成为了一对恩爱夫妻。

王旭笑着说:“MEI成就的夫妻还有很多,对于他们的统计,我们打算MEI成立20周年时再作。”

《中国科学报》 (2015-11-12 第8版 校园)